《梦之声》第二期奇葩选手太多 不如第一期(全

梦之城娱乐
梦之城娱乐
2019-06-30

  《中国梦之声》第二期成都试音会前晚播出,虽然以全国1.43%(CSM32城数据)位列同时段省级卫视排名第二,比首期的1.24%收视率还要高,不过颇多观众大呼落差大:第一期上海试音会播出之后让大家惊艳,第二期成都试音会则让人失望,奇葩选手多,优质选手少,导师们太爱演,“第一期给人的感觉就是中国足球挺进世界杯了,第二期给人的感觉就是中国足球在世界杯中铩羽而归!”不过也有观众表示,第二期四大导师还是那么抢镜,龅牙妹、女版王宝强、“二哥”姚旭之等奇葩选手也让人看得很欢乐,在选秀节目扎堆的年代,能让观众感受到“欢乐”而非“审美疲劳”的选秀节目也算是可以的了。

  第一期上海试音会,王伟忠、韩红、李玟以及黄晓明已分外惹眼,他们的默契他们的嬉笑怒骂已成为最近的热门话题。第二期成都试音会,在优质选手稀缺的情况下,四位导师无疑更抢镜了:上一期点评不多的造星大师王伟忠,话语开始多起来,并且依旧一语中的;李玟戴着红唇项链不时向喜欢的学员送出香吻,搞得气氛很活跃;至于黄晓明,在第一期卖萌、耍帅征服很多观众之后,自称“二哥”的黄晓明第二期则表现得更为自然抢戴“龅牙妹”的粉色头箍、向“卖萌妹”学习“手指舞”,当姚旭之用一首原创歌曲《傻仔》自嘲外形不佳时,黄晓明更是以亲身经历给他鼓励,“也有很多人说我很二,我以前觉得很讨厌,后来我听着听着就觉得这是赞美了,因为我本来就很二。我很高兴有人可以大胆站出来说,我就是这个样子!二是一种力量,是一种信仰,二二更健康!”

  至于韩红点评选手更为直接,“丫头,你仅仅是嗓门大,唱山歌没唱出闷骚的感觉,你唱歌不是让猪跑过来,而应该是唱得让情郎走过来!”“我有点晕,你在唱歌方面实在不能过。如果我给你过,人家会说我们莫非有什么关系?!”“哎呦你把朕吓到了,其实我可以给你过,但是我不想让你过,你唱得太花哨了!”“歌声也是有表情的好不好?你唱得一点感觉都没有,我气死了。”此外,韩红一会模仿“卖萌妹”撒娇,叫王伟忠“干爹”;一会又为李玟边弹边唱情歌,“你的眼是那么迷人,你的心是那么善良”。接着又很“公平”地为黄晓明弹奏一曲,“黄黄的西装,黄黄的眼神,黄黄的,你在我的身旁,骚骚的情绪,姑娘的心意,就是你,我最爱的弟弟。”

  对于导师们尤其是韩红的表现,观众反应两极,有观众爱她爱得不行,“每次看她嬉笑怒骂,肆意而为,却言之有物,总觉得十分畅快过瘾。”也有部分观众不是很买账,认为韩红太爱演了,抢镜抢得有点过分,“韩红有点像当年的超女评委柯以敏,选手唱歌她也要唱两句,太过了!”

  宣传总监周捷:在接下来的节目中,导师还将一如既往地欢乐互动,不会因部分观众的质疑而改变风格。对于一些网友“导师究竟拿到了多少报酬,才会如此卖力”的疑问,梦之声宣传总监周捷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具体报酬,《中国梦之声》与导师签署的只是常规的劳务报酬、演艺约,并没有签对赌或分成协议。

  《中国梦之声》号称中国版《美国偶像》,早在第一期播出的时候,就有观众困惑,唱得很好的盲人选手可以入选,花样美男徐云霄也可以晋级,《中国梦之声》选拨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是长得好看的偶像?是唱歌了得的实力派?还是让人笑到喷饭的怪咖?及至第二期播出之后,观众的质疑声更盛:外貌不错但是唱功很烂的邱晨居然过了,“卖萌妹”徐晗凭借卖萌也晋级了,“不良少年”王彦凯依靠求情以及讲煽情故事也过了,真实不做作很搞笑很欢乐的“龅牙妹”胡一凡却没有通过因此有观众批评,《中国梦之声》的选人标准太混乱,也太随意了。

  宣传总监周捷:我们是按照《美国偶像》的模式,《美国偶像》中的偶像,包罗两方面的选手,一是唱得好的,另外是表现突出的(长得好以及表现力强的怪咖选手)。在正式录制之前,导演组给各位导师上过“辅导课”,并给他们每人配了一台iPad,将《美国偶像》的汉化版本下载给他们,以供他们平时一有时间就拿出来看,熟悉一下原版节目,由于导师处于磨合期,评判标准也在摸索中,但每一个“过”都是导师个人的选择,也是最基本的核心准则具备成为偶像的潜力。导师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筛选,这是无法标准化的,导演组也无法“保”住某个学员,随着录制的推进,标准正在收拢统一,我们要选的是兼具偶像气质和歌唱实力的人,而随着各地试音会结束学员进入《偶像学院》及直播秀后,决定权将从导师手中交给观众。

  另外,几位导师都想选人,王伟忠有自己的经纪公司,如果遇到好的学员会自己打造;韩红也有公司,听到好的歌曲会抢先买下版权;而黄晓明刚做老板,手头有好几部电影都要物色人。当然前十强肯定是东方卫视优先签约。

  第二期成都试音会之所以让部分观众大叫失望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,原本大家以为有“选秀之都”称号的成都,好歹会出现一些让人惊艳的选手,结果让大家大跌眼镜:除了云南丽江酒吧歌手晴天,以及阿吉太组合让观众觉得唱歌水准还可以之外,其他选手都颇惹争议,特别是“不良少年”王彦凯,唱歌尚未能唱得完整,却依靠老师求情过关;号称是明星经纪人的杨帆,音色不错,但是唱歌技巧太花哨,被观众戏称为翻版徐海星。

  宣传总监周捷:成都试音会学员表现不够突出的原因和四川雅安大地震影响有关:4月20日地震,4月27日是四川的哀悼日,而我们的成都站录制时间则是4月29、30日。成都站的招募正好遇上抗震救灾最紧要的关头,为了不给当地政府救灾添麻烦,东方卫视果断取消了成都站的多场户外大型招募活动,选拔程序也紧急做了调整和精简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导致选材量规模缩小,而且把不少优秀学员输送到了北京和深圳试音会。不过接下来本周的北京、深圳站试音会学员真的相当不错,毕竟北京是卧虎藏龙之地。

  韩红和黄晓明的亲密互动无疑是《中国梦之声》一大看点,据媒体提前看片,第二期韩红和黄晓明互动升级,韩红不仅向黄晓明“表白”,更“强吻”黄晓明。导师们这些大尺度的搞笑戏码备受观众期待。不过当晚电视播出时,并没有上述情节。

  宣传总监周捷:录制时,韩红对节目气氛和选手表现很开心,在某选手正式录制结束后,休息时间韩红和黄晓明开玩笑,其实用的是影视剧里常用的“借位”,并没有激吻等任何不雅行为,我刚也和韩红方面联系,她表示自己是现役军人,做事有分寸,当时就是因为和黄晓明是好朋友,开个玩笑,没想到有记者炒作这个事儿。同时,我们也回看了录像,因为录制时对媒体开放,有个别记者和网站恶意炒作,故作惊人之语。

  首期让你印象最深刻的选手是谁?估计很多人的答案是:唱《三天三夜》的高音哥吴强。而第二期,也有一个怪咖选手可与“高音哥”媲美,她就是戴着紫色的假发,粉色的头箍,并穿着黑白波点的“女仆装”的“龅牙妹”胡一凡。当晚胡一凡演唱了LadyGaGa的《PokerFace》以及《身骑白马》,一出场,韩红便直呼“你可把朕吓死了!”黄晓明则评价她“真是个极品!不过我很喜欢你的性格。我觉得你这样才是真正具有娱乐精神的人,我喜欢你这种态度。你一出场把我惊吓到了,你一开口把我惊艳到了!”而王伟忠则赞她有Hold住姐的娱乐性格。最终胡一凡没能成功晋级,让很多观众大呼可惜,“相比于卖萌妹徐晗,龅牙妹胡一凡表现自然不矫情,更应该晋级!”

  据悉,还在重庆攻读研究生的胡一凡生活在一个普通的职工家庭,从小热爱音乐。至于当天她夸张的行头其实是个“乌龙”,“我以为会有大的舞台和镁光灯,有伴奏能让我边唱边跳,所以想要有个舞台的扮相,也是尊重这个舞台。没想到到了现场,发现录像在一间小房间里,只有三个小灯,结果我就像个妖怪一样。到最后都忘记我自己也是选手了。四位导师他们看我像猴子,我看他们也像猴子。”对于未能晋级,胡一凡表现很坦然,“没过就是没过,经历过这个,以后遇到更大场面,有过这么丑的经历,还怕什么。”唯一让她难过的是导师韩红的评价,“没有人说我不适合唱歌,她是第一个。”不过后来胡一凡也想通了,“她也是帮我,告诉我不适合搞这行。想想也是,我不情愿演,我就爱唱歌。”虽然外间非议她的长相,不过胡一凡拒绝通过整容提升自己的外形,“坚决不改!老天爷是公平的,给了你这张脸,就一定会给你另外的东西。改了你就阴阳不调,逆天了,要顺其自然。人一定要有缺点和优点,你要是十全十美,就是活不长。”

  “卖萌妹”徐晗也是第二期让人又爱又恨的奇葩选手之一。目前卖萌妹就读大二,播音主持专业,她的一首《超级玛丽》唱得实在不怎么样,之后表演韩国最热门的“手指舞”,成功抢回不少分数。自称很爱港台综艺的徐晗,一会向王伟忠撒娇“伟忠哥!”王伟忠直赞,“你真的是勇气可嘉,连我都如坐针毡了!”一会又向黄晓明卖萌,搞得黄晓明感叹,“哎呀,你让《中国梦之声》要改名《中国萌之声》了。”最后徐晗以“卖萌”过关。虽然卖萌妹深得导师青睐,不过外间非议很多,认为卖萌妹居然靠卖萌晋级,实在不可思议。

  山妹子魏小凤一出场便开玩笑,自己长得像“女版王宝强”。她还自爆,一开始自己是对着自家猪圈里的猪唱歌的,后来对着山唱歌。此语一出,顿时雷翻四位导师。之后她一曲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,被韩红批评“你唱得平平,没有唱出那种闷骚的感觉。你唱歌不是为了让猪跑过来,你是要唱得让你的情郎走过来啊!”

  19岁的广东大男孩姚旭之十分可爱,自称“傻仔”成为全场的开心果,一曲自弹自唱的《零食歌》逗乐了四大导师,惹得帅哥黄晓明也禁不住发表“二哥”宣言“也有很多人说我很二,我以前觉得很讨厌,后来我听着听着就觉得这是赞美了,因为我本来就很二。我很高兴有人可以大胆站出来说,我就是这个样子!二是一种力量,是一种信仰,二二更健康!”

  在一众奇葩选手中,唱功不俗的云南丽江人气酒吧歌手晴天十分突出,晴天先是唱了一曲原创的《玉龙第三国》,之后又唱了当时追求妻子的歌曲《花祭》。黄晓明更是对晴天和他妻子一帆的爱情十分羡慕,感慨道:“你们的爱情多么美好,你让我有想结婚的愿望。”顺利晋级的晴天透露,曾在丽江酒吧唱歌养生,后来到北京发展,经历北漂的艰辛之后,最终带着妻子又回到丽江。现在两人有了一个六个月大的女儿,晴天给她取名“天晴”,希望她的生活永远开心。

  除了丽江歌手晴天,还有一个组合备受观众喜欢,它就是很有民族风情的阿吉太组合,它由蒙古族、彝族等四个不同少数民族组成,四人一开腔便让导师们觉得惊艳。不过可惜的是,《中国梦之声》只有单人参赛,不设组合参赛。而阿吉太组合四成员不愿分开参赛,只愿以组合亮相,最终这个组合未能继续走下去。

  邱晨应该算是第二期长得还不错的女选手,不过她的唱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一曲《位置》N多跑调,韩红直言,“我一句话没说,你唱得实在让我过不了。我不能胡闹,如果我给你过,人家会说我们莫非有什么关系。”不过由于王伟忠、黄晓明以及李玟均给了过,邱晨最终晋级。事后网友炮轰,“唱得这么差也可以过?!”

  论长相,自称明星经纪人的杨帆算可以,音色不错,不过韩红批评她人太得瑟,而且将崔健一首歌唱得太多拐弯太多花哨。而很多网友对她的晋级争议也大,认为她很像《中国好声音》徐海星,“太装可爱了,明明戴着美瞳化了妆,硬说自己没化妆,一个字,假!”

  相比于邱晨和杨帆,“不良少年”王彦凯的晋级更惹争议,当晚王彦凯一曲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,因为紧张唱走调且没能唱完整,最后一直爱护他的老师出面求情,最后通过四位导师考核。不过一众网友则表示不满,“歌唱得那么烂,故事讲得那么煽情,还靠着老师求情过关,这样也能过关,《中国梦之声》的选拔标准真的没下限?!”

中国娱乐在线©部分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
梦之城娱乐
你该读读这些:一周精选导览
更多内容...

More